Categories
休闲杂谈

唐山水:攻击方方最出名的四个人

在2020年的那场大灾难之中,你做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多年以后当我们面对孩子们真诚的提问,有的人也许现在就已经准备好了答案:“我疯狂地攻击了方方。”

这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如同这场疫情;这是正在发生的事情,正如疫情远没有结束。

文/唐山水

 

过去的两个月,不断有文章讨论作家方方武汉日志中记录内容的真实性及引发的各种争议。在唐山水先生的这篇文章中,将其中引起争议最多的四位批评者以及他们的言论做了一番整理。其中一句话每位读者都会认同:“你必须为你的言论负责”。本文将四位批评者文章中争议较大的部分记录下来,留待后来人阅读、思考与评说!

方方日记尽管已经于3月24日终结,但对作家本人的争议似乎才刚刚开始。总有一些人看方方不爽,仿佛方方把他家孩子扔井里了,把他家祖坟挖了,对她进行疯狂攻击。其中有四个人,对方方的攻击最厉害。那种冲天怒火,刻骨仇恨,令人不寒而栗。

师伟

师伟之所以成名,是因为攻击李文亮的一篇文章,他称李文亮是是“谣棍”,“无视工作纪律的表现被人利用,营造出混乱的局面,客观上干扰了防疫”。然而,就是这样一篇颠倒黑白的文章,浏览量千万+,点赞9.2万+,读者打赏3190次

也许是尝到了甜头,他又把目标对准了方方。在这篇名为《方方之恶》的文章开头,师伟就杀气腾腾:

我就直说吧,方方其实是个前台打手,帮幕后黑手干扰防疫、从而达到给中国捣乱的目的!这不是偶然现象,官方的《长江日报》已经把武汉比作奥斯威辛了——
国家怎么养了你们这样的王八蛋!
师伟还总结说:
方方写的东西基本是这样的——
1、死咬人祸而非天灾
2、反复强调信息不透明
3、没能救到的人=政府杀死的人
4、攻击一切乐观主义,无限放大微观悲剧
5、解构英雄主义,割裂英雄与政府
6、着力塑造“反抗者悲剧”
即使如此,师伟还不解气,在文章最后直接骂方方:贱人、贱人、贱人!

《长江日报》推出的那篇文章反响如何,奥斯维辛集中营是怎么回事,师伟心里难道没有一点逼数吗?是因为无知,还是反智主义导致思维混乱?

吴鹏飞

吴鹏飞的成名作,是编造了《独家喜报:李跃华夫妇受韩国邀请前往抗疫,即将代表国家出征邻国》的假新闻。尽管这篇文章比“冠状病毒是美帝在军运会投放的”之类的消息更不靠谱,但并不影响吴鹏飞先生一夜成名。

尽管编造了弥天大谎,但这位吴鹏飞并没有丝毫收敛,在近期推出的《方方和乔建华,到底谁更害怕》的文章中,吴鹏飞写道:

方奶奶,你以为你的糖衣炮弹十分妙哉,你以为你的心思可以瞒天过海,这是妄想,你必须为你的言论负责。这不是文学创作,这是赤裸裸的煽动人民与政府对立,你扮演了一位公共言论者,可是你核实事实、言之有据的工作做得太少、太差,你的很多文章漏洞百出。
曾经有个叫王林的人,本来是魔术师,他跨界到气功界,和你一样起初非常成功……

就像骗子永远不会说自己是骗子,反而经常诬陷别人是骗子一样。明明是吴鹏飞在李跃华医生自己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李跃华包装成王林那样的神医,现在又嘲讽方方老师是“王林”。

齐建华

这位齐建华尽管名不见经传,但是在攻击方方,也是不惜余力。他在《察网》上发表了名为《一部恶意满满的“封城日记”》的文章,如此评价方方:

她网络玩得很溜,遇事就组织水军吹捧自己,煽动粉丝造势,意图胁迫相关部门妥协,带有浓浓的文革遗风。她的代表作品《车欠土里》,是一本写新中国土改过程中一个地主家庭惨状的小说,表现出来的是对土改和政府的强烈仇恨,引起过很大的争议。

她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作家,前面各种渲染悲情都是铺垫,是一种造势。她的落脚点是让政府背锅。有错要背,没错编个错也得让你背。这才是她的目的。

在这次疫情爆发之后,她这种恨意逐渐显露出来。她把疫情归结为专家的撒谎、推诿、欺瞒,归结为政府部门不负责任、视人命如草芥;

她煽动不满情绪,组织水军造势施压,要相关人员谢罪、辞职;

她要政府谢恩,跪在地上请罪。事实上,她口口声声要谢罪、辞职的领导,多数早已经被免职了;一些医院领导已经在抗疫过程中以身殉职了。

她还是一个名符其实的老赖.

文章的最后,还对方方提出“四要四不要”:一要光明正大,不要吃人血馒头;二要心怀善念,不要心存恶念;三要谦虚谨慎,不要傲慢无礼;四要守法守规,不要违法犯罪;

也许这位齐先生谎言编的太离谱,连方方本人都忍不住了,专门在3月19号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就叫:《我虽已退休,但是打场官司的精力还是有的》。在日记最后,方方写道——

写到这里,朋友转来“察网”上一篇文章,名为“一部恶意满满的《封城日记》”,作者叫齐建华。我在这里先要发一声警告:齐先生,你骂我没有问题,但你涉嫌造谣和构陷了。我建议你自己最好删除并公开道歉。如你不删除不道歉,我将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包括“察网”,你天天发表骂我的文章,都没问题。但你刊登齐建华这种公开造谣和构陷的文章,不管你有多大的背景,不管有多大的官为你撑腰,不管你的后台有多么强大,我自然是要连你一并告的。

中国是法治社会,我容你们恶意骂我,是我的宽容,毕竟这只是你们的品质问题。但如造谣和构陷,则涉嫌违法。在此,特提醒“察网”和齐建华先生:请自己搞定自己,不然法庭上见!君不见,武汉马上开城。我虽已退休,但是打场官司的精力还是有的。

第二天早晨打开“国内知名的爱国门户”“察网”,寻找齐建华的这篇文章,显示“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齐先生要是个爷们,为什么自删文章?

王诚

北大在很多国人眼里,神圣庄严。但是这位北大的王诚博士,真让人开眼界了。王诚是湖南人,自称是“北京大学哲学博士,金融专家、青年作家、哲学家、非典型大中华主义者”,2001年完成40万字处女作《2020年超越美利坚论中华民族在21世纪初的三大历史使命》,完爆国内著名经济学家。

他对方方的攻击,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

我强烈建议公安检察部门,依据有关法律规定,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调查方方,与境外势力有着何种程度的勾结,与资本集团存在着何种利益共生关系。她领取三份高薪是否涉及职务犯罪,她的五套别墅是否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对于这些问题一查到底,反腐败不能只反共产党的干部,党外的干部犯罪,必须一视同仁,否则就是对党员干部的歧视和不公!

对此,方方在日记中这样回复:

我身后当然有大背景!而且是巨大无比的背景!他的名字叫常识。常识,这正是你和你的极左伙伴们所缺少的。跟常识相比,官再重量,也是枉然。他若不尊重常识,就什么都不是!

此处友好提醒一下博士:对外介绍自己,别再提北大。北大是个好学校,我祖父也是北大毕业的。别让你的校友们看了你着急,并替你难堪。另外,自己去删掉什么三份高薪五套别墅一类的话吧。这是货真价实的造谣哦!讲老实话,你不删我也不在乎。我若去法院告你这种活宝,还真有点对不起自己。

顺带再说几句:你怎么会以为你们几个网站加一伙极左分子,或再联合几个退休高官,就能把经历过文革浩劫的社会再拉回到文革中去呢?你们怎么可能扭转中国改革开放的局面呢?你们又怎么可能阻挡得住中国融入世界、共同前进的步伐呢?看你们那些烂文章,逻辑混乱,词句不通,你们怎么还好意思左!真是不怕天下笑话!

有句老话:天命有归,又岂是人力可挽!继续改革,继续开放,继续推动社会进步,继续提升文明程度,继续让百姓拥有平静安宁的生活,继续让中国更加强大,这就是我们大家的天命!一一我这些都是正能量的话吧,博士!

查理·芒格有句名言:“手中有锤子的人,把世界上的一切都看成是钉子。”这些人除了攻击方方,还攻击李文亮,韩红,钟南山……而且套路一样,都是无所不用其极。除了抹黑人格之外,没有其他逻辑可言

十万作家齐羞愧,更无一人是方方。方方不是完人,更不是圣人。她写的东西,只不过是自己认为值得写罢了。你可以不喜欢,甚至讨厌她的文字,但没必要上纲上线,给她扣上“美狗”这样的帽子。

一个知识分子的本能,不就是对苦难的悲悯,对不公的抗争,并且深信,他人的命运,其实与自己密不可分吗?

 

本文转载至网络原文见链接;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